福彩号码查询
學霸學習網 這下你爽了
當前位置:福彩号码查询 >> 法學 >>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获取软件:論用益物權的法律屬性

福彩号码查询 www.edasl.tw 論用益物權的法律屬性 房紹坤 煙臺大學 教授

關鍵詞: 用益物權/使用價值/不動產/獨立性;權利實現 內容提要: 用益物權是物權法中十分重要的制度,與擔保物權共同構成了他物權體系。 用益物 權作為他物權,具有與擔保物權不同的法律屬性,這主要體現在:用益物權是直接支配他人之 物的物權、用益物權的內容是利用物的使用價值、用益物權的客體以不動產為限、用益物權 是獨立性的物權、用益物權的實現通常以占有標的物為前提等。

用益物權并非各國物權立法上所使用的一個概念,而只是物權法理論上的一個用語。從理論 上看,學者們對用益物權的認識并沒有本質上的差別,但對用益物權概念的界定仍存在著不 同。 概括起來,對用益物權概念的界定存在著以下幾種不同的觀點:一是目的說,即依用益物權 的目的來界定用益物權的概念。例如,“用益物權是權利人對他人所有物享有的以使用收益 為目的的物權?!?〕二是內容說,即依用益物權的內容來界定用益物權的概念。例如,“用益 ” 物權是指權利人對他人所有物享有的以使用收益為內容的物權?!?〕三是標的說,即依用益 ” 物權的標的來界定用益物權的概念。 例如, “用益物權是指以物的使用收益為標的的他物權。 ” 〔3〕四是綜合說,即在用益物權的概念中不表明用益物權的目的、內容或標的。例如,“用益 物權是對他人所有的物,在一定范圍內進行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他物權?!?〕 ” 從上述用益物權概念的各種觀點而看,目的說與內容說并無差別,只是看待問題的出發點不同 而已。標的說將“物的使用收益”作為權利的標的,令人費解。因為將物的使用收益作為用 益物權的標的與法理不通。折衷說雖然沒有表明用益物權的目的或內容,但基本上可以從這 兩個方面加以理解。筆者認為,用益物權的概念可作如下定義:用益物權是指直接支配他人之 物而利用其使用價值的定限物權。 從上述用益物權的概念,我們可以看出,用益物權具有如下法律屬性: (一) 用益物權是直接支配他人之物的物權 用益物權屬于物權的一種,因此,用益物權也是直接支配物的權利。所謂直接支配,“系指物權 人得依自己意思享受物之利益,無待他人之介入。 ” 〔5〕 在用益物權中,用益物權人得直接對標 的物加以支配并排除他人干涉,即用益物權人無須他人意思或行為介入就可以實現其權利。 通說認為,作為物權客體的物,須具備特定性和獨立性兩個基本屬性。所謂物的特定性,是指物 權的標的物必須是特定的。就是說,物權的客體應當是特定物。這是因為,物權是一種支配權, 如果支配的對象不特定,則權利就無從行使。在傳統物權法中,通常是以同一性來認定用益物 權客體的特定性的。但是,客觀情況是十分復雜的。隨著社會的發展,物的觀念已經發生了很

大的變化。筆者認為,在現代物權法上,認定物的特定性除傳統的同一性標準外,還可以采取如 下兩種方法:一是特定區域的認定方法,即只要能夠通過一定的方法明確特定的區域范圍的, 該特定區域就可以因其有特定性而成為物權的客體。例如,以養殖、捕撈為目的使用海域的 權利的客體就是通過一定方法所確定的特定海域,探礦權的客體就是特定的探礦區域。①[關 于探礦權的客體,理論上不同的看法。如崔建遠教授認為,探礦權的客體是特定的礦區或工作 區與貯存其中的礦產資源,即特定的礦區或工作內的礦產資源。(崔建遠,曉坤.論礦業權的客 體[J].法學,1998,(2).)]二是特定期限的標準。 物權的客體在物權成立時,雖缺乏相當的特定性, 但只要在特定的期限內能夠確定的,也符合物的特定性要求。例如,浮動抵押權的客體就是如 此。只有采取上述認定方法,才能將現實生活中所發生的以利用物的使用價值的權利,納入物 權的范疇,而不致于通過“準物權”方式予以確認。 所謂物的獨立性,是指物的單獨、個別的存在。就是說,物權的客體必須為獨立物。所謂獨立 物,是指在物理、觀念、法律上能夠與其他的物區別開而獨立存在的物。物權的客體之所以 要求必須是獨立物,這是由物權為支配權所決定的。如果物權的客體不獨立,權利人就難收直 接支配之實益,而且也無法就此歸屬關系加以公示,以保障交易安全。 〔6〕如何判定物的獨立 性,有人認為,是否能夠獨立成為一物,應以是否能夠獨立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為判斷標準。因 此,物是否為獨立的一體,應從人們的生活利益方面觀察,而不能從形式上觀察。 而是否能獨立 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應以交易當時的情形為判斷標準。 〔7〕有人認為,物的獨立性,不能僅從 物理上或形式主義上加以考察,而且要結合經濟、社會的觀念加以判定。 〔8〕筆者認為,某物 是否具有獨立性,取決于直接支配的實益及公示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只要某物能夠為人們所 支配且能滿足人們的需要,并且具有公示的可能的,該物就具有了獨立性。 用益物權是權利人支配他人之物的權利,因而屬于他物權。那么,在用益物權中,“他人之物” 的含義如何呢?多數觀點認為,用益物權是在他人所有之物上設定的物權,是非所有人根據法 律的規定或當事人的約定對他人所有之物享有的使用、收益的權利。 〔9〕筆者認為,對用益 物權中的“他人之物”不能僅理解為他人所有之物,而應理解為他人享有使用權(主要指用益 物權)之物。也就是說,就他人所有之物,權利人可以設定用益物權。 《瑞士民法典》第 733 條 規定:“所有人可在自己的土地上,為屬于自己的另一塊土地的利益,設定地役權。 ”在國外,也 有得于自己土地設定地上權的情況。 〔10〕 (二) 用益物權的內容是利用物的使用價值 在民法上,物是能夠滿足人們生活和生產需要的財產。 因此,民法上的物都具有價值(交換價值) 和使用價值兩種屬性。在一物之上不設定他物權的情況下,物的交換價值和使用價值均歸物 的所有人享有,是為物的全面支配狀態。 但是,如果所有人在自己之物上為他人設定了他物權, 則物的交換價值和使用價值則可以由他人享有,是為物的片面支配狀態。就物的交換價值,所 有人可以設定擔保物權;就物的使用價值,所有人可以設定用益物權。 正因為如此,用益物權被 稱為使用價值權,而擔保物權被稱為價值權。既然用益物權的內容在于利用物的使用價值,那 么,權利人所重視的也就是標的物的效用問題。 “誰愿意在一個無使用價值物上設定用益物權 呢?果若如此,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在設定人看來,該物是有使用價值的,從而可以用來進行 使用、收益?!?1〕 ” 用益物權中的“用益”,就是使用、收益的合稱。因此,用益物權就是對標的物為使用、收益 的一種物權。正是因為如此,諸多學者將使用、收益作為用益物權的目的或內容。那么,我們 能否從用益物權這一概念中,得出用益物權的內容或目的就是使用、收益這一結論呢?對此, 理論上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應當兼具使用和收益兩項內容或目的; 〔12〕另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不必同時兼具使用和收益兩項內容或目的。 〔13〕

筆者認為,從各國物權法來看,盡管對用益物權的理解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但因經濟制度、民 族傳統、風俗習慣等方面的差異,各國用益物權的種類及其內容也存在著很大的不同,從而導 致用益物權在內容上存在一定的差異。例如,在德國民法上,用益物權在法學中的直接意義就 是使用權,即以使用為目的而利用他人之物的物權。 〔14〕 在日本民法上,用益物權是指僅包括 使用權能和收益權能的一種被限制了支配權能的物權,這也就是“用益”一詞的由來。 〔15〕 實際上,如果我們具體分析各種用益物權,就不難發現,將用益物權的內容或目的概括為使用 和收益是不準確的,因為利用物的使用價值的形態是有所不同的,它可以是單純的使用或收益, 也可以基于使用而獲得收益。 盡管用益物權的內容在于利用物的使用價值,但因用益物權的標的物的不同,其利用的范圍和 程度也會存在差別。同時,用益物權人對物的使用價值的利用,還應受到法律對該物的支配范 圍的限制。例如,以土地為標的物的用益物權,權利人利用土地時,必須遵守法律關于土地規劃 及使用目的方面的規定。用益物權的內容除用益物權人對用益物享有使用、收益的權利外, 是否還包括權利人的處分權能呢?對此,理論上有不同的認識。 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的權利 內容不包括處分權,其內容為對于標的物的占有、使用、收益,不包括法律上的處分。具體而 言,在用益物權設定后,物之所有人并沒有將其所有權的處分權能移轉給用益物權人。用益物 權人雖然不具有對標的物的處分權,但土地使用權、 典權等可以轉讓,也可以設定抵押,對用益 物權本身進行處分。 〔16〕 另一種觀點認為,就法律處分而言,用益物權人對用益物沒有移轉所 有權的處分權,但權利人有權利處分權,即移轉權利和設定負擔的權利;就事實處分而言,因其 往往是對物加以利用的條件,因而用益物權中應當包括對的事實上的處分。 〔17〕 筆者認為,用益物權人是否享有處分權能,應當作具體分析。關于處分權能,學說上一般認為是 所有權的核心權能,因此,只在論述所有權的權能時加以說明。 在所有權的處分權能上,雖有學 者認為所有權的處分僅指事實上的處分,但多數學者主張應包括事實上的處分和法律上的處 分。筆者贊同多數學者的意見,認為所有權的權能包括事實上的處分和法律上的處分。同時, 筆者還認為,處分權能并非所有權的特有權能,用益物權也具有一定的處分權能。 就法律上的處分來說,它包括兩種情況:一是對權利的處分;二是對權利設定負擔。 就對權利的 處分而言,用益物權人自然不能享有處分用益物所有權的權利,因為這種處分將從根本上導致 用益物的所有人喪失對用益物的全面支配權,從而失去對用益物的利益。但是,用益物權人應 當享有對用益物權的處分權能,即有權將用益物權移轉給他人。因為用益物權是一種非專屬 的財產權,通過處分用益物權可以實現用益物權人設定權利的目的。 “處分權的缺失有悖于用 益物權的支配權屬性,會影響到物的使用權效率?!?8〕因此,法律應設計具體的規范調整用 ” 益物權的移轉問題。 就事實上的處分來說,由于它是對標的物進行實質上的變形、改造或毀損,因而,一般情況下, 這種處分權能非屬所有人不可,除非法律另有規定。 如前所述,有人認為,用益物權人對用益物 也享有事實上的處分權能。對此,筆者持不同的看法。盡管用益物權人對用益物加以利用往 往需要對物進行一定的變形、改造,如建造房屋需要打地基、耕植農作物需要修田壟等,但這 實際上是用益物權人實現使用、收益權能的前提條件,是用益物利用的一種形式,不具有獨立 的意義。 (三) 用益物權的客體以不動產為限 物權的客體為物,包括動產與不動產。 所有權、 擔保物權的客體可以是動產,也可以是不動產。 但關于用益物權的客體范圍,各國法律規定有所不同。在羅馬法及法國、德國、意大利、瑞 士等國民法上,用益物權的客體包括不動產和動產,甚至包括權利。以動產或權利為客體的用 益物權主要是用益權,其它用益物權的客體均為不動產。應當指出,盡管這些國家承認動產或

權利可以成為用益物權的客體,但用益物權仍以不動產為主要客體。在日本、我國臺灣地區 民法上,用益物權的客體限于不動產,不存在以動產或權利為客體的用益權。之所以存在上述 差別,主要是由于東西方社會的風俗習慣所致。 在我國物權法上,用益物權客體的范圍如何,學者間存在著不同的看法。 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 權主要以不動產為標的物;〔19〕另一觀點認為,用益物權的客體應限于不動產。 〔20〕筆者認 為,在我國物權法上,用益物權的客體應限于不動產。 即使設置了用益權制度,其客體也應以不 動產為限(如居住權)。 用益物權的客體之所以限于不動產,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1)動產物權以占有為公示方法, 不動產物權以登記為公示方法,占有之公示力僅能表現極簡單的法律關系,而登記之公示力則 對于較為復雜的法律關系亦能表現。用益物權本系具有復雜的權利義務關系的物權,故用益 物權應以不動產物權為限,俾賴登記以為公示。同時,動產的種類至為繁多,數量亦至為零碎, 而其價值原則上又較不動產為低,因而如有需要,人們盡可買為已有。縱而有利用他人動產之 必要,亦可以貸款或租賃等債的方式得到滿足,沒有必要設定用益物權。 〔21〕(2)在財產關系 中,土地是最為重要的財產。從人類財產制度的演進過程來看,“有土斯有財”,故土地關系代 表的是一種最基本的財產關系。 〔22〕在用益物權中,其客體通常為土地,而土地價值較高,擁 有不易,社會上對其所有權與利用價值分別歸屬的支配方式,需求自然較強些,故民法上對用 益物權的規定,幾乎完全系對土地而發。 〔23〕(3)用益物權是以使用、收益為目的而設定的。 因此,物的使用價值如何,將直接影響到用益物權的設定。 (4)在資源稀缺的情況下,將用益物權 的客體限于不動產,更有利于合理地配置資源,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率。 (四) 用益物權是具有獨立性的權利 用益物權人不以其對標的物所有人或使用人享有其他權利為權利存在的前提。 從這個意義上 說,用益物權是一種具有獨立性的權利,而不同于擔保物權。既然用益物權是具有獨立性的權 利,則用益物權不僅不以他權利的存在為成立前提,不隨他權利的讓與而讓與,亦不隨他權利 的消滅而消滅。但是,在用益物權中,通說認為地役權具有從屬性。那么,這是否說明地役權不 是一種具有獨立性的權利呢?對此,理論上有兩種不同的看法。 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除地役 權外,均為主權利。 〔24〕按照這種觀點,地役權是從權利,不具有獨立性,而其它用益物權則為 主權利。 筆者認為,將地役權之外的用益物權定性為主權利,有所不妥,不符合主權利與從權利 分類的基本原理。在民法理論上,主權利與從權利是兩個并存權利之間的關系,是根據它們之 間的依從性而確定的。例如,擔保物權與其所擔保的主債權之間屬于兩個有關聯的權利,主債 權為主權利,擔保物權為從權利。如果不存在兩個并存的相關聯的權利,則就無所謂主權利與 從權利之分。另一種觀點認為,地役權是一種獨立的用益物權,但必須從屬于需役地而存在。 〔25〕筆者亦持這種看法,其理由如下: 第一,從地役權的設定來看,地役權是為需役地的便利而在供役地上所設定的。 這就表明,只有 需役地存在便利的需要時,才有必要設定地役權。 同時,也只有存在供役地與需役地的關系時, 才能設定地役權。正是因為如此,地役權才具有從屬性??杉?地役權從屬性的實質并不在于 地役權須依從其他權利而存在,而是保證需役地的便利需要所必須的。 第二,從地役權從屬性的內容來看,地役權的從屬性是指地役權不得與需役地所有權相分離而 存在,不得保留地役權而處分需役地所有權,具體表現在:地役權必須與需役地所有權一同讓 與,地役權不得與需役地分離而成為其他權利的標的。這就是說,地役權與需役地所有權必須 同命運。顯然,地役權的這種從屬性的意義是為了保證需役地人的用益目的,而不在于地役權 是否須依從一定權利而存在。在這一點上,正如許多權利都需要有一定的前提條件一樣,需役 地所有權的存在,只能看成是地役權的存在前提。

第三,從地役權的效力來看,除地役權須隨需役地所有權一同讓與外,地役權的其它效力并不 受需役地所有權的影響。也就是說,地役權人在享有和承擔義務時,均與需役權的所有權依存 沒有關系。 這也從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地役權在本質上仍屬于具有獨立性的用益物權。 總之, 地役權盡管存在從屬性,但其本質上仍屬具有獨立性的用益物權。關于地役權的獨立性,有學 者概括兩個方面:一是地役權不是需役地上的權利的擴張,這與相鄰權不同;二是地役權是基 于當事人的約定而產生的,而并非因需役地與供役地的存在而當然存在的。 〔26〕筆者認為, 地役權作為一種獨立性的用益物權,其最基本的表現就是地役權與其它用益物權一樣,也不以 地役權人對供役地享有權利為存在前提。 (五) 用益物權的實現通常以占有標的物為前提 在用益物權與標的物的占有關系上,理論上有不同的看法。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須以對標 的物的實體支配為成立要件; 27〕 〔 另一種觀點認為,用益物權的設定,并不以標的物的交付(占 有的轉移)為其成立要件。用益物權的設定行為履行了登記手續后,用益物權人就享有了用益 物權。 實踐中的用益物權也大都是在設定用益物權后再由所有人將標的物的占有移轉給用益 物權人。不過,用益物權的行使和實現則以對標的物的占有為前提。因為用益物權的目的在 于對標的物的使用、收益,從而取得物的使用價值,因而它必須以對標的物的實體上的有形支 配,即實際的占有為必要。在用益物權設定后,必須將標的物的占有(直接占有)移轉給用益物 權人。 〔28〕筆者認為,上述兩種觀點均存在不妥之處。第一種觀點強調用益物權的成立須以 對標的物的實體上的支配為條件,這與不動產物權的成立條件不相符合。用益物權為不動產 物權,既然如此,其成立應以辦理登記為條件。 至于用益物權是否現實地支配標的物,則是用益 物權的行使與實現問題。第二種觀點強調以登記為用益物權的成立條件,這是可取的。但該 觀點強調用益物權的行使與實現必須以實際占有為必要,未免過于絕對。 但是,在通常情況下,用益物權的實現須以實際占有標的物為前提。由于用益物權是利用物的 使用價值的權利,因此,權利人只有在實體上支配標的物才能實現物的使用價值。這是就說, 用益物權的實現須以直接占有標的物為前提,因此,用益物權的實現具有標的物占有性。在一 般情況下,用益物權的標的物只有在移轉直接占有歸用益物權人時,用益物權才能夠行使和實 現。 但是,在特殊情況下,用益物權的標的物不發生直接占有的移轉,而只移轉間接占有的,用益 物權也可以實現。

注釋: (1) 梁慧星.中國物權法研究(下冊)[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582. 〔2〕江平.民法學[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394. 〔3〕溫世揚.物權法要論[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1997.129. 〔4〕魏振瀛.民法[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256. 〔5〕王澤鑒.民法物權(第一冊)[M].臺北:三民書局,1992.32. 〔6〕謝在全.民法物權論(上冊)[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17. 〔7〕梁慧星,陳華彬.物權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31. 〔8〕同〔3〕,39. 〔9〕同〔1〕582;錢明星.論用益物權的特征及其社會作用[J].法制與社會發展,1998,(3).

〔10〕同〔5〕,4. 〔11〕屈茂輝.用益物權論[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3. 〔12〕同〔2〕,395. 〔13〕屈茂輝.用益物權論[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5. 〔14〕孫憲忠.德國當代物權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30. 〔15〕 〔日〕近江幸治.民法講義Ⅱ?物權法[M].東京:成文堂,2001.259. 〔16〕王利明.物權法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412. 〔17〕錢明星.我國用益物權體系的研究[D].北京大學博士學位論文,7-9. 〔18〕錢明星,李富成.中國物權法的觀念[A].蔡耀忠.中國房地產法研究(第 1 卷)[C].北京:法 律出版社,2002.119-120. 〔19〕陳華彬.物權法原理[M].北京:國家行政學院出版社,1998.498. 〔20〕王利明.物權法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412. 〔21〕鄭玉波.民法物權[M].臺北:三民書局,1999.131. 〔22〕王文宇.民商法理論與經濟分析[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116. 〔23〕謝在全.民法物權論(上冊)[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50. 〔24〕屈茂輝.用益物權論[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5. 〔25〕同〔6〕,424.〔26〕同〔1〕,761.〔27〕同〔3〕,130.〔28〕同〔17〕,12.

出處:原載于《現代法學》2003 年第 6 期

【我想發表評論】

【將文本推薦給好友】

【關閉窗口】

房紹坤,王洪平 論征收擴張請求權 房紹坤 論征收中“公共利益”界定的程序機制 房紹坤,王洪平 論民事損害賠償與征收損失補償之合流 房紹坤 試論用益物權的功能 房紹坤 倉單若干問題探討 楊立新,房紹坤 中國需要什么樣的侵權行為一般條款 王洪平,房紹坤 民事習慣的動態法典化(下)


福彩号码查询 | 網站地圖 | 學霸百科 | 福彩号码查询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福彩号码查询 福彩号码查询 www.edasl.tw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檔資料庫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